河北唐山:刘孟江“家族涉黑案”或再遭停摆? - 国内 - 国青早报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正文

河北唐山:刘孟江“家族涉黑案”或再遭停摆?

来源:法制中国网  作者:  2021-02-01 13:37:17

1.jpg

图一:心狠手辣,以坑蒙拐骗、非法拘禁毒打、造孽害人而受领导们高度赞赏和保护的唐山市曹妃甸区人大代表、党代表刘孟江。

get.png

图二:悲愤无助的受害人韩文宝,在举报控告刘孟江、刘帅涉黑犯罪家族后,遭到了其父子的威胁恐吓和辱骂。据知情者透露,刘孟江说:“你妈了个*的没良心,老子不但是党的好代表、人民的好代表,还会花钱灭火摆事儿,我真后悔当初没弄死你,不该留下这个活口!”

    近年来,轰动国内各界的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人大代表、唐山市党代表刘孟江及其子刘帅等家族黑恶势力“套路贷”团伙连环案,由于受到其身后利益同伙及保护伞的串供、造假、顽抗抵制。经多名受害人多次举报控告和新闻媒体连续披露追踪,依法查办几经波折后,在近期异地办理中,竟然再次遭到人为干涉阻挠。

    据悉,唐山市曹妃甸区个别领导涉嫌刘孟江涉黑犯罪家族一案,从中作梗。

    如此“积德行善”,究竟是哪个领导培养的?

    据调查,长期以来心狠手辣著称的刘孟江、刘帅父子专盯遇到经济困难的亲朋好友下手,巧设陷阱圈套、利用高利贷、套路贷、高利转贷等非法手段大肆敛财,并对多人实施非法拘禁、堵门恐吓、绑架、殴打等犯罪行为,涉案数额高达数亿元。

    在受害人中,有的债台高筑、生活陷入贫困绝境;有的家庭无法维持,最后妻离子散;有的为躲避该团伙逼债伤害,远逃数千里乞讨为生,至今未归,人生处境凄惨。

    一年多来,在多家新闻媒体对刘孟江、刘帅涉黑家族疯狂从事高额套路贷犯罪事实连续追踪报道后,多次遭到其身后利益同伙和相关领导的严密保护;面对铁证如山的涉嫌犯罪事实,由于当地后台保护伞的撑腰,虽经受害群众多次举报控告,但历次立案查办受阻、造成该涉黑犯罪团伙依旧疯狂并逍遥法外。

    刘孟江还以“名义侵权、造谣诽谤”为由,将驻京媒体单位诬告起诉至法院,欲以实施敲诈勒索。在唐山中院依法驳回刘氏家族“无赖诉求”后,刘孟江、刘帅父子竟扬言:“等躲过风声,老子秋后算账!”

    据悉,近期,在涉黑套路贷犯罪团伙连遭举报和媒体追踪下,唐山市扫黑办决定对该案异地办理,但就在办案人员向多名受害人调查取证后,却至今无下文。一时间,该案再次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知情者说,刘孟江公开叫嚣:“只要钱能办到的事就不是个事儿,看哪个不知深浅的敢动刘家爷们半根汗毛?”

    涉黑犯罪事实铁证如山的“黑道家族”

    1、涉嫌高利转贷罪

   刘孟江长期经营高利贷,为了攫取更大的暴利,多次从银行贷款再转贷出去。据调查,2010年-2012年其从中国农业银行曹妃旬支行贷款350万元;2013年-2016年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曹妃甸支行贷款1000万元。其中2013年11月放给赵绍鹏600万元,张庆生300万元。

   2、涉嫌非法拘禁罪

   曹妃甸某单位公务人员韩文宝在2011年-2012年间,向刘孟江借款20万元。刘孟江直接扣除当月利息8000元,19.2万元以转账的形式借给了韩某。在韩某还了四万多元利息的时候,刘孟江开始了“催债”,先是口头威胁,然后假借催债之名,将韩某朋友(曾帮韩某还过部分利息)的服装店上锁,逼迫其关门四天,甚至强行霸占服装店,还扬言要将韩某及其朋友一起“关起来”,吓得韩某的朋友弃店而逃,再也不敢回来。此事,刘孟江之子刘帅曾亲口对外炫耀,他在冬天里将韩某拘禁于办公室,扒光韩某衣服,带上手铐,用鞋底子抽嘴巴,直到韩某答应马上还钱!

   3、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刘孟江、刘帅等组织人员打手采用非法拘禁、入户殴打、侮辱威胁恐吓、送花圈、打条幅、威胁老人孩子等方式对被害人施加压力。从而加剧被害人恐惧心理,不敢举报、控告。刘帅与其父亲刘孟江联手聚众赌博、在赌场上放高利贷,月息高达10%,到期后若有人还不上,就带领黑社会分子,说打就打,说绑就绑,并成为吹嘘炫耀资本。

   4、涉嫌行贿罪

   前几年,刘帅及其同伙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捕,其父刘孟江通过其后台保护伞---曹妃甸区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李保华关系运作,成功的将本应该重判的刘帅变成了缓刑,而当时被抓的其他人都被重判。据反映,刘帅被拘留期间,刘孟江爱子心切,贿赂了看守所所长丁某,在看守所给刘帅专门开了一条通道,刘孟江可以和刘帅在看守所所长的办公室见面聊天,“就和上班一样,每天去见儿子”。刘孟江为了捞出被关的儿子,利用人脉关系贿赂公职人员,使得刘孟江不仅得以在监禁期间随意见到儿子,更成功的让刘帅得以逃过法律惩罚。其中花了多大的代价,还得纪委部门调查。

   受害人反映,李保华在当地的名声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无人敢惹。出门在外,认识的人都得叫他一声“六哥”。

   李保华为刘氏父子二人收买、贿赂、捆绑众多官员,而刘孟江人大代表的身份也是靠李保华疏通关系,贿赂领导,为刘孟江“买”来的。

   李保华与刘氏父子常年在刘孟江的物流公司、乔国兴的国兴机械厂等多个地方开设赌局。参与赌局的有李保华、刘孟江、高如利、乔国兴等人,并且赌局单局输赢金额就达数万元,一场赌局下来,能够赢得几十万的巨额“收益”。几年来,他们就是通过这种违法方式进行利益输送。

   刘孟江涉黑家族部分案件详细经过追述

   A、受害人赵广强向刘孟江借款40万

   2014年5月22日,赵广强向刘孟江借款40万元缓解资金周转问题。因赵广强与其朋友平时对刘孟江多有帮助,关系甚好,便给刘孟江打了借条,同时口头约定还款计划。既每月向刘孟江爱人王爱玲的农业银行卡(卡号6228460××××××××9411)里汇入壹万陆仟元还其本金,直到还完为止,在资金允许条件下也可以多还。

   之后,受害人赵广强便按照约定每月还其本金。2016年初,赵广强按约定陆续还款33万多,后因资金周转困难,赵广强请朋友说和,剩余数万暂缓还款。2016年10月,背信弃义的刘孟江瞅准敲诈时机、突然将赵广强等告上法庭,要求还其本金40万元及利息,赵广强非常震惊。此前,刘孟江曾打电话给赵广强,声称要动用黑社会劫持赵广强或者到赵广强家中、单位以拉横幅和用高音喇叭广播等手段进行逼债。

   庭审当日,担保人因有事外出。赵广强知道刘孟江具有黑恶势力背景,惧怕其对自身有所伤害,故二人均未到庭参加庭审。因缺席庭审,曹妃甸区人民法院以缺席为由判定赵广强偿还刘孟江40万元及利息,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刘孟江在拿到法院判决后,曾多次对赵光强催逼还款,并威胁称要动用古冶区黑社会对其及家人进行人身伤害等恐吓。赵广强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

   按照该判决规定,从借款日起偿还本金到被法院强制执行,赵广强先后被迫支付给刘孟江已达50余万元。赵广强曾找刘孟江说:“看在以往是好朋友的份上再多出几万元把这事了断。”没想到被刘孟江断然拒绝并要求赵广强还得给他37万,要不就让赵广强进监狱。

   其子刘帅在曹妃甸区法院执行局里对赵广强扬言:“我们家在法院和执行局、拘留所都有人、有关系,想什么时候抓你就什么时候抓,如九月中旬不拿钱来就直接抓你送唐山市拘留所,让你有的好受。”

   B、刘孟江设陷阱坑害好友赵怀永

   赵怀永与刘孟江是20多年的朋友。2011年,刘孟江怂恿赵怀永去做工程,并亲口承诺“你若是不够钱,我借你点钱用,刚好我手上有点钱。”工程中标后,赵怀永找刘孟江借钱,刘孟江却改口称“我现在手头紧,没钱借你,不过我也不是不借,我有个商业楼,把手续给你,你用我的手续去银行抵押贷款”。于是赵怀永便以此商业楼为抵押去银行贷了150万元。

   一年后,刘孟江找上赵怀永称“这钱我要用,不能给你贷款了”,而此时赵怀永的工程款也没下来,哪有钱立马还给刘孟江?刘孟江深知这一点,于是便开始实施预谋已久的计划“没有钱那不行,你看哥俩关系也不错是吧,本来是想帮你的,不过我也是向别人借的高利贷,三分息呢,你把银行利息还上,然后将剩下的不足三分的息钱补给我,不然就立马还钱”。

   此时,赵怀永还不知已经掉进了刘孟江的敲诈陷阱,每个月按时乖乖还钱给刘孟江。同年,赵怀永还款100余万元,但工程甲方负责人突然出事,刘孟江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翻脸,逼迫赵怀永将欠款还清,并强迫赵怀永写下一张75万元的借条。

   随后,刘孟江时常叫上黑恶势力成员“光顾”赵怀永的家和赵怀永妻子开的饭馆,堵在门口让赵怀永还钱,并用面包车裹着办丧事用的白布,写上“赵怀永还钱”等字样游街。赵怀永不堪骚扰、惶惶终日。妻子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婚,而赵怀永只能远逃南方避祸。让赵怀永想不通的是,已经离婚远走他乡,而刘孟江却还常去其前妻处骚扰恐吓。

   C、刘孟江提前逼债并非法拘禁、毒打、侮辱受害人

   曹妃甸政府公务人员韩文宝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向刘孟江借款20万元。刘孟江直接扣了当月利息8000元,将19.2万元以转账的形式借给了韩文宝。在韩文宝还了四万多元利息的时候,刘孟江开始了“逼债”计划。

   他先是口头威胁,然后假借催债之名,将韩文宝家人的服装店上锁,逼迫封门四天,强行霸占服装店、非法控制人身自由,使店主弃店而逃。

   此事,刘孟江之子刘帅曾亲口对外炫耀称,他在冬天里将韩文宝拘禁于办公室,扒光韩文宝的衣服,带上手铐,用鞋底子抽嘴巴,直到其答应马上还钱,韩文宝为了工作和面子“根本不敢说出来”。而同样的话,刘帅也在法院执行局对桑建波说过两次。

   D、刘孟江“黑心套路贷”逼迫他人妻离子散

   2010年7月,王建光与朋友尹洪彬承包了曹妃甸区遵化产业园林示范造地工程项目。2010年8月25日,因工程需要垫资,王建光便找到刘孟江与其协商,希望由刘孟江垫资,三人合伙完成该工程。刘孟江再次瞄准这一敲诈机会、假惺惺地同意垫资106.3530万元,解决了资金问题。按照三人所签协议,刘孟江负责出资,王建光和尹洪彬负责施工,每吨山皮石刘孟江抽取4元的利润。

   二个月后,刘孟江发现工程款没有他所预想的那样及时到位,便于2010年9月25日找到王建光逼迫二人写欠款借条。刘孟江说:“借条先这么写着,咱们关系这么好,到时候这个利息我要不要再说,你们得领我个情,有钱了买瓶酒买条烟给我就行。”经过三人核算,加上每吨4元的利润,刘孟江让王、尹二人打了一个121.36万元的借条,并要求利润按月息2分支付。当初的三方协议,被刘孟江撕毁。

   王建光和尹洪彬打完借条,刘孟江马上翻脸,开始软硬兼施、向王建光逼债。从2010年10月到2012年初,被逼无奈的王建光每个月给付刘孟江本息3万左右,共计还款40多万元。

   2012年至2013年期间,王建光因为遭到刘孟江的恐吓而不敢露面,又委托朋友李春秋单独给刘孟江还了两次钱,一次10万元,一次5万元;由李春秋陪同给刘孟江还了2、3次钱,共计40万左右;刘孟江儿子刘帅带领黑恶势力成员多次到王建光工地恐吓威胁,王建光给了刘帅15万元;合伙人尹洪彬也给了刘孟江的女儿刘娜(刘孟江的会计)20万元;王建光和朋友尹洪彬共支付刘孟江130万元左右,开始写下的120多万的借条一直没有收回。在此期间,刘孟江儿子刘帅带着黑社会人员总去工地威逼恐吓,导致王建光在唐海的工程无法正常施工被迫离场。

   2014年初,刘孟江让儿子刘帅带领黑社会人员多次去王建光家里逼“债”,对王建光及家人威胁恐吓(有报警记录为证)。2014年4月,王妻不堪忍受一伙人骚扰与恐吓,迫不得已与王建光离婚。然而,即使离婚后,刘孟江黑恶势力团伙多人还先后两次到王建光家中抓人。

   因害怕刘孟江、刘帅父子及其黑恶势力团伙的进一步伤害,王建光远逃他乡避难。王建光逃亡期间,省吃俭用,打零工积攒的钱又陆续付给了刘孟江6、7万元。

   因找不到王建光,刘孟江的儿子刘帅带着多名黑恶势力分子到尹洪彬家里,威胁恐吓尹洪彬,导致尹心脏病复发,差点丢了性命。刘孟江黑恶势力团伙为了达到其犯罪目的,公然在尹洪彬家里摆上花圈,打了条幅,还要在墙上喷上“还钱”两字。并扬言:你家里有老人有小孩,不给钱就找你家老人,找你家孩子去,让你们一家老少不得安生!

   E、受害人被迫“偿还”千万元高利贷后下生死落不明

   刘晓刚(音同)曾在曹妃甸冀东西区有一家药店,因为陷入刘孟江的借贷陷阱,被刘孟江逼迫还款。承受不了高额利息的刘晓刚(音同)只能将药店拱手送给了刘孟江,以此来保自己平安。另一借款人赵绍鹏,借了刘孟江600万元高利贷,在还了利息600多万元之后,从此下落不明,生死未仆。

   北京相关法律界人士针对一年多来刘孟江、刘帅家族涉黑犯罪团伙案件查办中出现的一波三折问题,严肃指出:“基层政权的黑恶势力化,是造成该涉黑案件立案办理几次混乱和停滞不前的主要因素。况且恰逢全国上下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唐山市两级的党委纪检监察和执法机关在对待刘孟江、刘帅等家族团伙涉黑案件办得如此糟糕。个别市、区领导如此的包庇,甚至涉嫌联手顶风作案。可见,这里的政治生态、执法环境和民生状况已经糟糕到了不忍目睹的程度。”

   多名受害群众表示,不管举报控告维权这条道路如何艰难,不管警方这次侦查是否再停摆,他们都会坚持斗争到底,依法向刘孟江及其保护伞们讨还天理公道!

编辑:wf2016